超级PK1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超级PK10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5 18:09:15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去年修例风波以来,彭定康之流上蹿下跳,颠倒黑白地诋毁特区政府依法施政,恶毒攻击克制执法的香港警察,挑动社会撕裂,践踏法治秩序。在特区各界合力抗疫刚刚取得初步成效的关键时刻,彭定康就急不可耐地跳出来,置香港广大市民的福祉于不顾,老调重弹,故伎重施,唆使香港年轻人继续充当黑暴揽炒势力谋取政治私利的炮灰,煽动对抗保护市民生命财产安全的香港警察,挑拨特区与中央关系,为香港反中乱港势力撑腰打气,甚至无理指责中国政府抗疫的努力和取得的显著成效,公然与包括香港同胞在内的全体中国人民作对,已经并且必将继续遭到世人的唾弃,留下历史的骂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病例5,男,1941年出生,系5月10日吉林省通报的舒兰市确诊病例3的密切接触者。住址为舒兰市。通过密切接触者主动筛查核酸检测阳性,5月18日经专家组会诊,诊断为确诊病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们在地上活了这么多年,很多人都会有飞翔的梦想,而我觉得翼装飞行实现了我的梦想。”Will继续说道,“每次跳出机舱的那一刻起,我就忘记了一切烦恼,完全享受在翼装飞行的过程中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▲Will正在空中进行高难度动作(受访者供图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Will给记者算了一笔帐:考跳伞证的费用在3000美金左右,每次跳伞的价格在25到30美金之间,要达到学习翼装要求的200次跳伞经验,需要不到6000美金。除此之外还有装备的费用,一套全新的高空跳伞装备在8000美金左右,但一般4000美金都可以买到很不错的二手装备了。翼装的装备1500美金左右,每一天训练的价格在350美金,一般的学员经过一天或者两天的学习就可以独立飞行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所以从零基础到可以自己独立飞行翼装,一共可以控制在十五万人民币之内,虽然这个价格看上去不算便宜,但这是很多人一年,甚至几年在这项运动上投入的花费,比网上那些传的很离谱的费用低多了。”Will说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于现在网上流传的翼装装备动辄数十万 ,学习费用要上百万的说法,Will认为这是“极其夸张”的误解,“我身边很多朋友平时都有自己的工作,有时到了周末会连续玩两天跳伞,一共也才300美金左右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至于跳出预计场地也是时常发生的事情,因为高空跳伞大部分会在空旷的地方,所以只要开伞了,出事的概率很低。”Will继续说道,自己从来没有发生过撞击,但是经历过,“有一次多人翼装飞行的时候曾发生过撞击,当时那个人还被撞晕了,但他的备伞有自动开伞装置,到达规定高度就自己开伞了,虽然撞击也受了伤,但还是捡回了一条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很多翼装玩家,也并非网上所说的“富有后浪”,而是非常节约的。Will介绍道,自从玩跳伞后,自己几乎再也没买过超10美金的衣服鞋子,“读书的时候,跳伞的费用都是从生活费里一点点节约出来的,我会衡量哪些生活开支是不必要的,然后砍去它。现在主要就是靠教跳伞和翼装的时候赚点钱,然后赚取的学费我又拿去自己玩翼装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痴迷?疯狂?Will不知道用哪个词形容自己对翼装飞行的喜爱更为合适,“我是发自内心去喜爱这项运动,也想去从事跟这项运动有关的职业,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可以不断挑战自己的运动,它也给了我继续学习和尝试新鲜事物的勇气。”